利威尔

我喜欢脏话 你不爽憋着

【贝万】及时雨(03)




(越写越像流水账了……捂脸……

算了,本来也没啥爆点可言……

平平淡淡才是真)




既然答应了李京泽去西安,王昊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父母摊牌。



妈妈毫不犹豫地选择支持他,爸爸只是叹气,并没有多说话。



在房间里收拾行李的时候,妈妈走进来,塞给王昊一张银行卡,“儿子,这是爸爸妈妈能给你的最多的了,我们相信你的决定。这个就当是你上大学的学费了,你放开胆子去做。”



王昊的眼泪一瞬间就打湿了眼眶,模糊了妈妈眼角的皱纹,模糊了她发间的白隙。



妈妈摸摸王昊的脑袋,轻声说:“但是我要求你必须平平安安,健健康……”话没说完,已经哽咽难言。



随后,这个女人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孩子,无论如何,他都是她的骄傲。




——————————————




坐了将近快12个小时的火车才终于抵达西安,王昊一下车就感觉自己像是快要散架了。



挨打造的那些伤总是一抽一抽的疼,睡也睡不着,它们一遍一遍的提醒着他,李京泽,李京泽。



而李京泽,因为弹壳怕留在哈尔滨会被警察给逮了,当天晚上就一起搭飞机回西安了。



王昊是两天后才出发的。他是头一次一个人坐这么远的火车,傍晚出发,第二天早上到。因为是夜晚的缘故吧,火车上挺安静的,偶尔会有人发出声响,总体还是比较安静,大多数时候王昊只能听见空调呼啦呼啦的声音和那种火车运行的独特的声音。没完没了的嗡嗡个不停,就像身上的伤,没完没了的闹个不停。



李京泽。



也一直在他心里嗡嗡作响,喋喋不休。






随着嘈杂的人流走出出站口,大老远的,就看见李京泽等在人群的最外围,好像不屑与众人推搡,孤高的很。



王昊穿过人流向他走去,李京泽也发现了他,两人的距离不断拉近,终于碰到了一起。



“你来了。”



“嗯,我来了。”



有默契的互碰拳头,相视一笑。



“哎,不是说了别来接我吗?你背上的伤怎么样了?”



“嘿,我还不是怕你找不到路。那就是个皮肉伤,看着吓人但是比预想中恢复得快多了,有些地方都开始结疤了。就是说会留疤。不打紧,反正没人看得到。看得到更好,老子多帅啊哈哈哈哈。”



李京泽的话总是比王昊多。



“嗯,那就好。”



“好是好就是便宜你小子了,还说照顾我呢,伤都快好了才来。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要不,你就以身相许,照顾你贝爷一辈子吧!”



“你可拉倒吧!”王昊被帽檐遮盖的脸有些泛红,他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去忽略那刹那的心动。






————————————————






李京泽的家和王昊想象的不一样,意外的破旧。是一栋看起来就摇摇欲坠的老楼,屋里很狭隘,虽然是早上,但任然很昏暗。不过意外的干净,没有多余的东西,最贵的物件大概就是那台电脑了。



关上门都还能听到楼下早起晨练的大爷大妈的歌舞声,“哎,是不是挺吵的?但是没事儿,多住几天习惯了,早上就不会被吵醒了。吵醒了也没事儿,他们八九点就消停了,可以吃了早饭再睡回笼觉。”李京泽无奈地说,“这个房子,是我租的,被家里赶出来了,没钱么,将就将就就过去了。”



“没事儿,我觉得挺好的。住哪样都差不多。”王昊并不在意,反而很喜欢,喜欢这种浓厚的生活气息,让他能够真实的感觉到李京泽,不同于网络的神秘,不同于危机时突然出现的光辉,简简单单,普普通通,和他一样,一无所有。



可是我们都知道,莫欺少年穷。



李京泽捏了捏王昊的脸,“跟着小爷我,总会有好日子的。”



王昊的脸一下就红了。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



“哎,不是吧,你这皮咋这么嫩,捏一下就红了。”李京泽又忍不住扯了扯他的脸,“还挺肉哈。”



“滚一边儿去。”王昊打开了他的手。突然感叹李京泽可真心大,他能感觉到自己,耳根都红了。




——————————————




在西安的生活非常简单,每天就是不停的写词写曲各种练习,两人开口闭口都是押韵的词儿,一睁眼就battle,闭眼之前一定要把对方比下去。



没有钱就得挣,两人跑遍了酒吧一条街,接到了三家时不时能够雇佣他们唱一晚的店。



地方比较远,需要骑自行车。演出回去的路上,都是李京泽骑车,然后载着王昊。这是王昊为数不多的,能肆意抱住李京泽的时刻。




王昊在自行车后座上塞上耳机,稍稍掩盖了李京泽的絮絮叨叨,歌声流淌出来,在月色下闪闪发光。




“晚风和你

在那些孤单的夜里

这感觉多么熟悉你像独特风景

把所有一切都过滤……”



“李京泽,今晚的月色,真美啊……”王昊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他不知道李京泽有没有听到这句话,他说得很小很小声,而且他还能听到李京泽仍在话痨个没完。




(歌词来自红花会的《你》)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