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

我喜欢脏话 你不爽憋着

【贝万】及时雨 (02)






刘嘉裕找到一身是血的两人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



刘嘉裕嘴里叼着根烟,在夜色里闪着猩红的光,忽明忽暗。他问王昊,“还有气不?”



王昊轻轻地搂紧了怀里的人,血都还是温热的,有些黏腻,有些不真实,他闷闷地说:“有。”



“嗯。”刘嘉裕吐掉刚燃了一半的烟,蹲下身子,双手向后做环状,“把他放我背上吧,小心点。”



王昊咬紧牙根,费力地撑着李京泽站了起来,然后让他趴在刘嘉裕的背上,把李京泽的双臂往前放,耷拉在刘嘉裕的肩头,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李京泽身上。



“行李也拿上。”刘嘉裕背着李京泽稳稳地站了起来,“跟我来。”



王昊拖着行李,以及自己疲惫不堪的身体,迎着瑟瑟晚风,走出了这条血腥的巷道。




街灯的光芒落了一地,那个被丢弃的烟头,仍然在忽闪忽闪地,发着红光。



————————————————————




打开车门,刘嘉裕把李京泽以趴着的姿势放在后座,摸了摸他的额头,“坏了,有点烫。”



“啊?那那……我们快去医院吧……”王昊担心得不得了,嘴都有点结巴了。



“你傻啊……去医院赶着被抓吗?”刘嘉裕随口说道,他一门心思都在李京泽上身。用小刀划开李京泽的衣服,随手把染红的布片丢到脚边,“啧,那个谁,你快去附近的药店买点纱布和止血的那个药,如果问你怎么伤了,就说是你弟被玻璃割了。”



“好……”王昊一边答应一边窜进了深沉的夜色里。



刘嘉裕打开车里的暖气,然后把座位旁放着的矿泉水打开,翻出一条毛巾,淋上水,细致的给李京泽擦拭身上的血迹。



刘嘉裕面上不显,心里却疼的慌,这傻小子,这爱惹事的暴脾气……啧……







不多会儿,王昊提拉着一个医药箱跑了回来。


“壳总,这是……我从家里……拿的,琢磨着……药店……可能没……开门,耽误了……不好……”王昊一边说一边大口喘气。



“嗯……机灵,行了,你去前面歇着吧,我来弄。”刘嘉裕头也不回的接过他的医药箱,然后向他挥了挥手。



“好……”王昊小步跑到前面的副驾驶坐着。他想回头看,却又害怕看到——李京泽那长长的大伤口,血色模糊,好多肉都往外翻着,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白骨。



王昊想,如果不是李京泽,可能就是自己躺在地上,流着血,无人问津……直到第二天,吓坏早起买菜的妈妈……



李京泽说的是真的,真的有好事发生,那就是遇到了他,李京泽。



他如一场及时雨,真真切切的救了他。可现在,英雄却趴在汽车后座上,昏迷不醒。




王昊紧紧攥住的拳头已经流出了血,但他没有察觉到,他仿佛没有了痛感。在他的心里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火焰是愤怒,海水是担忧。




可是大脑却不受控制,不断地发出困意地信号,他本来是想等到李京泽醒了再睡,可此时放松下神经后,无知无觉的就睡过去了。




——————————————————————





王昊是被一阵大呼小叫给闹醒的。他现在似乎是在宾馆的房间里,床单被子枕头都是白色的。迷迷瞪瞪地坐了起来,一转头就看见壳总守在李京泽的旁边,手里拿着毛巾帮他擦汗,而床的另一边站着一位白大褂,手法娴熟,一丝不苟地为李京泽包扎着伤口。



李京泽嘴里还叼着一根毛巾,但是眼尖的看到了王昊已经坐了起来,冲着他直眨眼睛。



刘嘉裕顺着李京泽的眼光望了过去,冲王昊点点了头,说:“醒啦?我稍微看了一下,你好像没什么出血的地方,就是身上淤青多得很,床头柜里有红花油,你拿出来擦擦吧。”



被刘嘉裕这么一说,王昊才感觉到全身的疼痛,点点头,探着身子拿出柜子里的红花油和棉花,抹着自己的淤青。



医生给李京泽包好伤口后就径自离开了。刘嘉裕扯下他嘴里的毛巾,开始数落:“你丫咋这么不安分?TMD来哈尔滨屁股都还没坐热你TM就出去惹祸打架,让你好好呆在酒店你怎么不听……”



“壳总,壳总,我都这样了,你就消停会儿吧成不?”李京泽把头埋进枕头里,不看刘嘉裕。



“嘿,我看就要现在叨叨你你才长记性!”



“我真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惹的事!”李京泽的声音透过棉花传出来,闷闷地,像是怪不开心的。



“嗯,真不怪李京泽,是我被几个酒疯子打了,他救我来着。”王昊忍不住搭腔到。



“哟,看来你战斗力下降了不少啊,人都喝醉了还把你打成这样。”刘嘉裕故意一副冷嘲热讽的口气。



“屁啦!都是那个怂包偷袭好不好!”李京泽不开心了,这年头见义勇为不表扬就算了,还得挨批评,“壳总,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了好吗!您快安慰安慰我成不!”



“那行吧,不说你了,安慰就免了。你现在想吃什么不?”刘嘉裕虽然一副看不惯李京泽的样子,其实是非常在意他的。



不然,刘嘉裕也不会大半夜接到一个电话就不顾一切跑出来,更不会救走他,也不会一宿没合眼的照顾他。



刘嘉裕有多疼李京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也在心里万般后悔,干嘛信了这个臭小子,允许他大半夜的瞎跑。



“嗯……我要吃哈尔滨特色的那个,大列巴,还有红肠和锅包肉。”李京泽想了想说。



“不行,太油腻了,你不能吃。”刘嘉裕想也没想就拒绝了,“算了,就给你买点粥好了。然后,王昊,对吧?给你也带粥好吗?”



王昊点点头,“好的,麻烦您了。”



“不客气。”刘嘉裕抄起桌上的钱包就走了。在门口的时候,刘嘉裕扒着门对王昊说:“差点忘了,你睡着的时候你妈妈给你打了电话,你现在快给回一下吧。”



“好的,谢谢您呐。”王昊一边说着,一边从裤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老妈的电话。



“…………嗯嗯,好的,我过会儿就回去。”挂了电话,瘫下来往后一躺,王昊明明刚醒,却感觉累得喘气都费劲。



“给你妈说好了么?”李京泽在床上趴着玩手机,头也不抬地问道。




“嗯,说好了。对了,谢谢你,李京泽。”王昊抓了抓脸,突然感到很愧疚……还有一点害羞,“我连累你了。”



“别介呀,咱们不是兄弟么?”李京泽语气轻快,像是在街边慢跑的轻盈,没有伤痛的痕迹。



“嗯……”王昊非常不好意思了,他不是会说话的人,现在也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现在,他可以确定的是,李京泽,是他的兄弟。他王昊,也有了可以过命的兄弟了。



“对了,你不是应该在西安吗?”



李京泽听了一下来劲了,“我跟你说我这次就是专门来找你的。你还记得不之前你给我寄过好多海贼王的明信片,然后我这次有机会来哈尔滨,就琢磨着去找你。然后你知道我怎么找到你家的吗?我本来是要给你一个惊喜,突然出现在你家门口,让你开门的那种……结果你居然不在家!啊,对了,你猜我怎么找到你家的就是那个明信片上,你写了地址!我是不是可机智……”



听着李京泽地喋喋不休,王昊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话痨。



“然后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又在那边找到你吗!你挂了电话,我就在你家门口等你,结果你半天没来,我猜你就有什么事,我就出来乱窜,一边还给你打电话,然后打不通,猜到你可能遇到麻烦了,后面我就好像听到了哪里有人在大声叫,我一去看,真的是你,你知道我咋认出你的不,你的衣服,之前视频穿过,连帽上有个路飞的头像,灯光下看得很清楚,而且我记得一清二楚……”



“咳咳。”王昊假意咳嗽两声,打断了李京泽,“我真的很谢谢你。”



“嗯,不客气。”这下李京泽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挠挠头,没在继续说下去。



“李京泽,你背痛不痛?”王昊问道。



“这点小伤……当然痛啊……”李京泽情绪低落了好多,“估计很多天都不方便吧……”



“嗯,那我照顾你,直到你的伤好起来,好不?”



“可以,那你跟我去西安。”



“好。”王昊郑重的点点头。



房间里没了说话声,只有李京泽手机上游戏的bgm轻快地响着,时不时还有类似马里奥在顶砖头的音效夹杂在里面,让人听了就……



想跳跃。

评论(2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