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

我喜欢脏话 你不爽憋着

【贝万】及时雨(01)





(我又开坑了,我保证这一个会很快填完!


然后只有人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啦……)






什么是及时雨?



就是在一条生命快要干渴而死时,突然到来的雨,于是它救了你的命,胜造七级浮屠。



你会爱上这场雨吗?或是只有感激。






是夜,哈尔滨街头。



王昊兜里揣着几十块钱,准备去网吧呆个通宵。



不是不能呆在家里上网,只是莫名其妙的想要出来一下。



曾几何时,也和同学一起勾肩搭背的一块儿去游戏厅征战四方呢。



可能得是小学了吧。



后来长大了,性子被现实世界磨平了不少,甚至是有些木讷,也不太爱说话。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中始终回荡着那个声音: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王昊总是不信命的。




打游戏到两点钟就困得不行了,王昊琢磨着还是回去睡觉算了。



网吧离家里很近,但身上一股子烟味,王昊想了想决定绕路回去,散散味。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李京泽。



李京泽是他的一个网友,他们在yy上相识,很快就熟悉起来。也是李京泽带他见识了说唱的魅力,帮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喂?”李京泽的声音响起,在这静谧的深夜,听得尤为清晰。



“嗯,是我。你还没睡么?”



“没呢。我跟你说我今天写了个特别牛逼的词儿,唱给你听好不?”



“行啊,等我回去上yy吧。”



“你不在家么?我是说怎么给你发消息都不回我。这大晚上的你哪去鬼混了?”



“哦……我就去突然想出来走走,好几天没出门了。”



“那你现在到底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



“就家里附近了,马上回去。”



“行吧。”李京泽话锋一转,问到,“你还记得你之前转发过一条锦鲤不?就是转了有好运那个。”



“嗯,有点印象……你问这个干嘛?”



“不是,就想问问灵不灵呗。你最近有不有啥好事?”



“没啊,有的话我肯定第一时间向你嘚瑟好不?”



“好吧。但是,你贝爷,我,现在就向你放话,等会儿,你就会有好事发生。”



“你可吹吧你。”王昊忍不住无奈的笑笑。



电话那头李京泽听得一清二楚,“嘿,你还不信,我可是罩着你好吧?”



“是是,就你大爷。”王昊紧接着小声嘀咕了一句:“明明比我还小一岁……”



李京泽正要说话,王昊赶快打断了他:“行了行了,我马上到家了,挂了啊。”



说完毫不犹豫的按了电话,他可不想听李京泽喋喋不休,这个话痨。



再穿过一条街就到家了,路上还有三个醉汉,在大叫吵闹,发酒疯。王昊忍不住多瞟了他们几眼,可真tm的扰民。



没想到正好和一个醉汉对上了眼,那个人一身酒气,开口就是:“你瞅啥瞅?”



王昊当然不会回答,瞅你咋地。他可不想和他们纠缠。压低自己的帽檐,打算快步离开。



但是对方显然不想放过他,其中一个醉汉抓住了他的手臂,“嘿!你小子还挺狂的。还他妈的敢不理人,你他妈的……”



王昊预感到有麻烦,但他实在不想纠缠,这个醉汉话都没说完,他回头照着他的面门就是一拳。



可想而知,三个人的火气一下只就被点燃。王昊想跑,却被另一个人抓住了。



酒精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力气,这个醉汉的手像是铁钳,王昊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



同时,三人的污言秽语,发生咒骂也一股脑的往外蹦,再钻进王昊的耳朵里,引爆了大脑的愤怒值。



妈的,拼了。王昊咬紧牙根,使出吃奶的力气,终于挣脱了醉汉的手。不敢迟疑,紧接着就是一脚飞过去。另外两个人赶紧帮忙,一时间混乱不已。



王昊终究双拳难敌四手。被打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醉汉,骑在他的背上,抓起王昊的刘海,逼迫他抬头,“小兔崽子,喊声爹就放了你。”



“我呸!”王昊不可能屈服。



“艹!”络腮胡子气急,“你tm还敢嘴硬,我让你嘴硬。”说着抬起手就是要扇王昊耳光。



王昊拼命歪过头,被扯住的头发全都扯掉了,疼得他脑袋都快要死机。但是他没有,他抓住机会,狠狠的一口咬在络腮胡子的胖手上,络腮胡子疼得“嗷”的一声长嚎。另外两个人听了急忙上来要按住王昊。



王昊的嘴仍然不松劲,闭上眼等着拳头降临。心里想的是,李京泽我CNMB,这TM就是你说的好事儿?



可是预期的疼痛没有打在身上,只是听到了拳头打在身上的声音,难道自己已经没有知觉了嘛?



疑惑的睁开眼睛,一个瘦削的青年狠狠揍着一个醉汉,另一个醉汉则被一个看起来就很重的行李箱压在地上,没有动弹。



大概是把那醉汉打得迷糊了,青年一把丢开他,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二话不说就踹开了络腮胡子,然后双手撑起王昊的肩膀,“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嗯,这个声音是,李京泽!“你是……李京泽?!”



“嗯。怎么样,见到哥们儿惊喜吧。”李京泽一边说着一边搀起王昊,“行了,不管你有多少话想说,咱们先去找个小诊所看看去。”



“嗯……”王昊把自己的身体依靠在李京泽身上,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能让他如此放心,安心。



李京泽左手抓着行李箱,右手搂住王昊,说着街道慢慢地走着,“这附近哪儿有诊所……”



话还没说完,背上突然一阵剧痛。李京泽差点没站住,他忍着痛把王昊放在行李箱边靠着,才回头看。



是刚才被他一脚踹翻的络腮胡子。原来,这个络腮胡子见势不妙就干脆躺在地上装死。突然想起自己口袋里揣了把匕首,就打算偷袭。在在李京泽转身后,他就尽量轻手轻脚的爬起来,然后贴近李京泽,冲着他的背,狠狠地捅了一刀。



这一刀并非简单的刺出,络腮胡子感觉到刺进肉里以后,还往下用力,足足划了一条大口子,不多时鲜血就染红了李京泽的白外套。



王昊就眼睁睁地看着外套上的红斑一点一点扩大,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放进了油锅里煎熬。



“李京泽!!”王昊叫出的声音已经哽咽了。



李京泽并没有回头,只是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王昊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已经看不清李京泽的身影了。



李京泽强迫自己忽视背上的疼痛,一把夺过络腮胡子手里的匕首,扑到他身上,把他按到在地。



李京泽的鼻子不断发出沉重的喷气声,握着匕首的手也高高的抬了起来。



络腮胡子吓得小便都失禁了。他感觉自己身上仿佛趴着一只受伤的野狼,更具攻击性,也更加残暴。



李京泽将匕首狠狠地刺进他的手臂,然后拔出在刺进另一个地方,连刺了许多刀,知道络腮胡子闭上眼晕了过去,才放手。



此时他自己也倒地不支,勉强回头,冲着王昊笑了笑。



王昊颤抖着走过来,抱起李京泽的身体,摸着他的脸,帮他擦去脸上的血,声音也是颤抖着的,“你没事的,没事的……”



李京泽摇摇头,然后轻轻靠在王昊的肩上,嘴擦着他的耳朵,声音平缓镇定,“你把我兜里的手机拿出来,打给壳总。让他来接我们。”



说完以后,就闭上了眼睛。



安静得好像,展馆里从没睁开过眼睛的雕像。


评论(18)

热度(41)